> 就业新闻 >

就业新闻

制定合理评价机制避免就业率“掺水”

发表日期:2020-07-22 08:29   编辑:admin

制定合理评价机制避免就业率“掺水”

  记者:6月17日,教育部启动2020届高校毕业生就业统计核查工作,要求各地各高校严格落实“四不准”规定。高校毕业生就业统计核查工作是每年的例行工作吗?

  沈建峰:高校毕业生就业统计核查是近年来每年的例行工作,教育部以及地方教育行政主管部门都为此下发了相关文件或专门文件,推动毕业生就业统计核查工作。

  记者:针对有些高校存在毕业生就业虚假签约等行为,教育部日前表示,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就业数据弄虚作假,将对相关违规行为严肃处理,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切实保障毕业生就业合法权益。今年的核查工作似乎尤其引人关注。

  首先,源于党和国家对就业,包括大学生就业的重视。就业是“六稳”之首,党中央一再强调做好“六稳”工作、落实“六保”任务至关重要。

  其次,源于教育部等教育行政主管部门的重视。教育部为此专门下发了《教育部高校学生司关于开展2020届高校毕业生就业统计核查工作的通知》(教学司【2020】22号),地方教育行政部门也下发了相关文件。教育部还委托国家统计局于6月和8月开展两轮高校毕业生就业状况专项核查。

  再次,源于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近年来,大学生就业本已广受关注。今年突如其来的疫情更是严重影响了大学生就业工作的开展,社会各方的关注度因此也大幅提升。

  从学校角度看,大学生就业状况是影响学校专业设置、高考招生、学生报考的重要指标。一些地区通过就业状况控制相关学校和专业的招生指标。

  从学生角度看,就业后的一些经费、补贴或者其他政策红利也会导致学生主动造假。

  从主管部门角度看,将就业率作为决定招生、经费等政策的重要指标,不考虑相关专门人才培养的层次需要、发展状况等,也会导致高校和学生在就业率上造假。

  张丽云:就业是政府的重要工作之一,评价政绩的时候,失业率、就业率都是要考量的,这就导致造假现象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就业率作为政府工作的一个评价标准,本身是正向积极的,但当为了就业率达标,将其作为一个任务层层下达时,就会导致基层工作人员利用各种方法来完成上级的任务。

  记者:“注水”的就业率看起来“形势一片大好”,却用虚假数据掩盖真实就业问题,不仅“坑”了毕业生,也影响决策部门对就业形势作出正确的分析判断。

  沈建峰:学生就业数据造假,首先,影响国家对劳动人口就业状况的统计,影响国家就劳动力市场、社会保障以及宏观经济形势等作出准确判断。其次,影响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就我国高等教育事业人才培养质量的评估和相关政策制定。再次,影响劳动行政和社会保障部门相关就业促进等政策以及社会保障政策的制定和调整。最后,直接损害了毕业生的利益,“被就业”之后无法获得相关大学生就业政策、创业政策的保障。

  张丽云:就业率的统计在各个层面上是不完全一致的,但从国家统计局这个层面来讲,原来一些统计方法可能在疫情暴发后需要进行相应的调整。

  目前,新的就业模式变得越来越多,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也公布了许多新的职业形式。也就是说,社会已经出现了许多新的职业状态和就业模式,高校不能对这些新的职业视而不见。比如,网络直播销售员,这是以前没有的岗位,如今大学生若进入这一行业,也是可以被视为就业的。

  记者:在特殊就业季,数据更需要“拧干水分”、摸清就业底数。只有让相关各方动态掌握就业问题实情,才能更精准地帮扶毕业生就业。

  沈建峰:首先,在技术上,充分利用数字时代的信息收集、分析等优势,通过学校、毕业生、用人单位、行政机关等各方信息互通,确保信息真实。

  其次,更准确地理解就业概念,将新业态背景下的新就业,包括自主创业等也纳入就业统计的范畴,而不局限于仅用三方协议、劳动合同等衡量就业与否,导致虚假签订劳动合同、用工证明等。

  再次,合理评估就业率对学校招生、专业设置的价值。对有些专业来说,仅以就业率来评估专业可能并不一定合理。唯就业率论专业好坏,可能也会导致就业率作假。大学人才培养的价值、功能与就业之间的关系还需要进一步思考。

  张丽云:如果就业率评价机制能够与经济生活、社会生活相适应,在这种情况下,自然而然就会减少就业率造假和“掺水”的情况。

  因此,避免就业率造假,最重要的还是要从实际出发,制定切实可行的、合理的评价机制,不能让其成为空中楼阁,理想化地制定一些评价标准。否则,基层工作人员尤其是从事具体就业工作的人会有很大的压力,无可奈何进行造假。

  此外,还应该尽可能地提供宽松的政策和环境,允许大学生有更多的时间、更合理的空间去完成自己的就业工作。

  记者:有人提出,鉴于疫情对高校毕业生就业的实际影响,关注今年高校毕业生的就业情况时不能还像往年一样,只对毕业生离校时的初次就业数据进行重点关注,而应该关注毕业之后半年、一年以及中长期的就业情况,并为之建立跟踪服务机制。

  张丽云:这是一个比较科学的机制。疫情过去之后,经济会进入复苏阶段,甚至呈现爆发式发展态势。在这种情况下,找工作就会比较容易。因此,把就业率评价机制的时间向后延伸,我觉得更符合当前社会的现状。

  沈建峰:大学生就业数据的采集、核实以及分析确实应分短期、中期和长期分别建立追踪统计和分析机制。这样才能既了解应届毕业生的就业状况,又能更好地掌握不同专业、学校的人才培养和发展质量。

  不同专业人才在就业和职业发展中有其各自的规律,有的属于好就业但是职业发展空间小的专业,也有的属于就业难但职业发展空间大的专业。对不同专业、学校的学生初入职与入职后一定阶段的发展状况进行全面了解,才能真正客观地评估人才培养质量,也才能有针对性地促进大学生的职业发展。

琼ICP备11000986号 | Copyright 2013 baidu.com 百度 Co.,Ltd.